绝想首页

我可能不会爱你——你知道向日葵的话语吗?

loveloop [深情] 2014-02-06 11:14:29 星期四 阴天 查看:718 回复:1 发消息给作者
【楔子】

    收到快递的短信时,冉然正在开会。看着部门经理喋喋不休的样子,她真想冲过去堵住那女人的嘴。

    伺候上司不容易,伺候一个咄咄逼人公私不明的女上司,更不容易。冉然百无聊赖着盯着手机里的数字时钟,正在想数字们从1变到9时,它们的变换的交界点,到底会不会有些不一样。

    盯了半天,她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了,倒是把快递的短信给看来了。

    回到家,她把快递拆开,竟然是一本书,她还来不及思考,迎目而来的是满版面的向日葵,开得正灿烂,一直绵延到很远很远的天边,似乎永无止境,明黄黄的颜色的竟晃痛了她的眼。

    翻开书,扉页上赫然写着,致我心中的向日葵。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只觉得心中猛然一跳,似乎心脏随时要跳出来。

    她难耐的闭上眼,忽然一滴泪从眼角滑过,落在金黄的向日葵上,晕散开来。

    (一)

    顾言来17班报道时,冉然正在解一道物理题。

    她觉得很躁,为什么前人一定要用这么无聊且捉摸不透的命题来折磨着我们的有限的智商和只要一轻点用力就碎成渣渣的玻璃心。如果她有那么一丁点的分神,她一定是想到了死党那句话。

    死党说:“纵然物理虐我千百遍,我仍待物理如初恋,虽然牛顿和爱因斯坦死了那么多年,可是物理仍然是当年那个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美女,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被她深深吸引,并且由衷的想对她说一句心里话——MD,还我脑细胞……

    一想到这,便不自觉地笑起来。

    顾言自我介绍时,她全然没听进去,自顾自解着一道动量题,终于得出答案时,夕阳的余晖已经洒了进来,晕出了一屋子的金黄。

    顾言就这么从那抹金黄里缓缓走向她身旁,夕阳的余晖把他的身影镶上一层金边,阳光把他的侧脸勾勒的极尽温柔,很是好看,她略微抬头,就看到他嘴边勾起的一丝笑,对她说道:“同学你好,以后请多多关照。”

    “谦谦公子,温润如玉”那是她对他的第一印象。

    就这样,他成为了她的同桌。

    (二)

    高中的生活是紧张而平淡的,外表沉稳矜持的她却有着一颗不安分的心,平淡无奇的生活没有一丝波澜,她喜欢新鲜,可是这样的生活,真是极其无聊。

    百无聊赖时,她只能盯着窗外的篮球场出神,看着窗外那些不安分的少年们挥汗如雨,尽情挥洒着专属于他们的,张扬且不羁的青春。

    不像她,仿佛一只金丝雀,挣扎了半天,终究飞不出去。

    “冉然,起来回答问题,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的下一句是什么?”

    她迟钝地站起来,因为走神太久没听清老师说的是什么,只好尴尬的哼着鼻音小声道:“嗯……什么……”

    “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的下一句是什么?”

    她垂着头,发丝盖住她的眼睛。

    察觉出她的尴尬,身边人小心的捅了捅她,在纸上写道——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还有一个小小的笑脸。

    她看到那枚笑脸时心情也跟着放松起来,便小心翼翼的答出后句,语文老师无奈的瞟了她一样。

    “冉然,你该明白,来上课就应该安心的坐在这里听课,而不是盯着窗外看帅哥……”

    下课铃声适时的想起,她瞥了眼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在纸上写道。

    “谢谢你。”

    他转头朝她微微一笑。

    “不客气。”

    (三)

    有人说,做广播操转体运动时,谁没偷看过自己喜欢的人。

    伸展,转身,她突然撞上了他的目光,急忙不好意思的别开眼,脸上红扑扑的竟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

    死党见状,忙打趣道:“瞧你一副任君多采撷的模样,说,又在肖想谁了?”

    她没有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答道:“哪有……”转头,却看见他那特有的温柔笑脸。

    “谦谦公子,温润如玉”,她又开始不争气的脸红起来……

    月考接踵而至,熬了几个通宵后她终于得到了她想要的名次,她微微一笑,只是扫到他的名次时轻皱了眉。

    物理怎么会这么差劲?

    像是听到了她内心的低喃,他自嘲道:“最讨厌物理了,动量这种东西真不是给人类学的玩意儿……”

    听到他的回答,她笑了起来,这时候上课铃突兀的想起,碍于上课,并且是她最不擅长的语文课,她只好传给他一个纸条。

    纸上写着:我教你吧……

    像是觉得不够,她又接着写道:“算是你那么多次语文课给我解围的回报……”

    (四)

    时光飞逝,转眼间,初雪的日子来临。

    那天正好是体育课,那年的第一场雪,大家都很兴奋,下课铃一响,便动如脱兔般冲了出去。

    做完热身运动,体育老师便让他们自由活动,大家仿佛也憋了好久,终于可以尽情释放一下积郁多天的躁动,顷刻间便将大家的矜持全数淹没。

    同学们打雪仗,堆雪人,玩的不亦乐乎,只是她恹恹的,并非她没有兴趣,只是因为大姨妈的突然造访。不过再躲闪,也躲闪不过同学们倾巢出动的热情,不一会,她的脖子里还有身上就都是雪。

    好冷,她难耐的打了个冷战,小腹抽痛的更加频繁了。

    终于挨到下课,她急忙回到教室里,趴在桌子上,身子却还在抖。不知是不是太疼了的缘故,下午的两节课,她都没有再爬起来。

    迷糊间,就听到一个温柔且低沉的声音响起。

    “喏……给你……”

    她接过手,是一杯热乎乎的奶茶,殊不知,她的这种非常时期,热乎乎的奶茶不异于江湖救急。她感动的不知如何表谢,怔忡间,只见他嘴角噙笑。

    “喏……这是这两节课的物理笔记,我都抄了下来……”

    (五)

    整整一个星期,冉然旁边的座位都空着,顾言已经一个星期没来上课了。

    知道他除了语文课其他的课一律都没兴趣,平日里他也爱逃课,可是,从没有像这次这样长过,她有些担心

    后来,听同学们说,他因为和外校打架受伤而住院,她不知真假,却实在的担心起来。回到家翻开他上次生病时他给她留的手机号,因为那时候要每天告诉他作业情况。

    犹豫再三,终于拨出那一连串的数字,嘟嘟声音响起,她的心脏却快速跳动起来,她很紧张。

    “喂……”

    “是我……”

    “我知道……”

    冉然感觉他似乎在笑,又好像不是。她却不知该说什么了,就这样晾着,电话里安静的似乎连呼吸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对方似乎察觉出她的尴尬,说道:“我生病了,几天后才能回学校,到时候借我抄抄英语和物理笔记吧。”

    “好……”

    (六)

    几天后,顾言回来上课,他没有像她解释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她也没问。看到他神采风扬的模样,冉然估摸着,同学们说他打架受伤八成是八卦。

    不过她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只是她不知道,他的这种神采飞扬,不过是不想给她留下更多坏印象。

    又到了语文课,冉然虽然学习不错,可单单语文差了一些,这种差也不是很差,只是他每次的语文成绩都比她高罢了。

    她又开始开小差了,已经被语文老师抓住多次的她还是不知悔改,顾言也对此颇为无奈。她调皮的捅了捅他,指了指桌子上的纸条。

    纸条上写着:我们来玩数字游戏吧。

    他虽无奈,还是举起了手指,只是这次,冉然输了。

    (七)

    传说中的晚自习终于来临,冉然吃完饭走过操场,望着主楼亮着的灯,像是自己亮着的梦。

    语文成绩又出来了,她还是不出意外地,比顾言低了些。

    她觉得在他的带领下,自己似乎也对语文产生了兴趣,可是就算再学,还是不如他好。

    她不服气的看了他一眼,竟发现他红了脸……

    晚自习后,大家都匆匆的走了,她因为一道讨厌的物理题,便磨蹭了一些。

    “冉然,快一点……”顾言催促道。

    “知道了……”冉然拿起书包,忙跟着他身后。

    一路上,竟然看到了一对对情侣们在晦暗的灯光下拥吻,冉然羞红了脸,连忙低头,不好意思再看。

    听闻旁边人似有似无的笑声,她有点恼怒道:“笑什么,就不怕得针眼……”

    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她只觉他眼眸深沉的如同汪洋大海,仿佛可以吸人般。她忙别开眼,低喃道:“我以为电视上演的都是为了渲染剧情,没曾想现实生活中真有……”

    他嘴角噙着一抹笑,就那么望着她,她似乎在浓稠的色中可以看到自己那张惊慌失措的脸。

    (八)

    冉然顶着一双灯泡眼在顾言的注视下默默坐在自己位置下,迎着他狐疑的目光,她哼了一声不作答复。

    他伸手给了她张纸条,赫然写着:失恋了?

    她看似委屈实则调皮的笑道:“是啊,要不要安慰伤员……”

    他又写道:牛肉饭?告诉我,我就请你吃牛肉饭……

    她狡黠的看了他一眼,说:“我看小说被我爸发现,怎么办,我只能哭喽……我一哭,老爸就不会碎碎念……我就不用听他唠叨……这一哭,便卖力了一点……哭到眼睛肿……”

    顾言看着旁边调皮的女孩,很难想象这番话能出自她的口中,大家都说她冷淡难以亲近,只有他明白,她哪里是冷淡,她分明是调皮又可爱。

    冉然看着身旁不发话的人,扁了扁嘴表达自己的不满,在纸上快速写道:牛肉饭,不许反悔,外加炸薯条……

    顾言看着她狡黠的目光,心脏似乎跳了拍,第一次觉得自己快要招架不住……

    (九)

    期中考试后,高二年组篮球赛终于在男生们望穿秋水的期盼中来临。

    那天下午,冉然早早的就去了球场,看着各班的男生们都在热身,她的目光穿过人群中寻找顾言的身影,因为她答应他,会来给他加油。

    像是得到感知般,他也望向她,眼神交汇的瞬间,冉然的心里像了亮了无数盏灯。

    她默默的说,因为离得远听不清,只能依稀的辨出她的唇形,她在说:“加油。”他冲着她笑一笑,算是回应。

    篮球比赛开始,战况颇为激烈,大家都在卖力的为自己班加油,她越看越兴奋,便也不自觉的喊着加油,顾言身子一僵,听到她的那声加油,温柔却有穿透力,穿过层层阻碍,来到他的身旁。

    他感觉身上仿佛充满了力量,打的更卖力了。

    比赛结果毫无悬念,她班赢了,就在她刚想走过去把买的水递给她时,一个女孩冲了过去,把手中的水递给了他。

    她就愣愣的站在那看着,自己手中的那瓶水仿佛成了烫手山芋,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无奈下,她只好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顾言看着她,嘴角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欣喜,向着她走了过来,打趣道:“是谁说给我买水的?怎么买到自己肚子里了……”

    她瞟了眼他手中的水,意思再明了不过,他把那瓶还没开封的水放到地上,伸手便夺过她手中的水,喝了起来。

    好似意犹未尽,伸手在她头上揉了一揉,含糊道:“不够……”

    周围的人都在起哄,他就那么站在她身旁,阳光把他的身形描绘的毛茸茸,她竟想伸手摸一摸,他的笑脸温柔如水,她的心脏跳得更加欢快……

    (十)

    这段时间里,冉然觉得自己的视力开始下降,总是看不清黑板,似乎应该配一个眼镜了。

    一天自习课,实在是学够了,顾言在一旁看闲书, 她一把夺过来,以为是小说什么的,出乎意料,是一本有关梦想的书。

    顾言问她,“今后想做什么?”

    她不知道以后想做什么,好像什么都想做,好像什么都不想做。于是反问道,“你呢?”

    他的眼光突然黯淡下来,半天也不说话,半晌才模糊说道:“我成绩不好,大概什么也做不了……”

    冉然像是想起来什么突然对他说:“那你可以做作家啊!很多作家都是理科不好,你看你语文成绩也蛮高的……而且作家嘛……坐在家里码字就好啊……”

    顾言黯淡下去的目光蹭的又亮了起来,可是她并不知道,他无意间的一句话,却影响了他一生。

    (十一)

    顾言看着他的笔记本,清一色的都是向日葵,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你喜欢向日葵……”

    “向日葵多好看,放眼望去,一望无际,连天边都让它染上一抹金黄色……”边说边做花痴状。

    “我以为所有女生都喜欢玫瑰花……”

    “这也没错,我也很喜欢玫瑰,但与之相比,我更喜欢向日葵,呃……太阳花嘛……永远向着太阳微笑……”

    “你很期待……”

    “什么?”

    “你很期待可以去看漫无边际的向日葵……”

    冉然的眼睛晶晶亮,对着他说:“高考后就可以去看了……”

    可是,那时的她却不知道,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

    (十二)

    班里有关他俩的传言四起,她不太注意那些无关痛痒的流言,不过她觉得,如果他们所说成为现实的话,也是不错的。

    期末考试如期而至,意外地,冉然的名次下降了很多,不过在她眼里,一点也不意外,因为这半个多月她总是看不清黑板,因为看不清,所以就索性不看了,成绩下降也是理所应当的。

    在她看来,这次下降,不过是回家牺牲一些睡眠时间再多学一会补回来,并不碍事。

    可是,有些人并不这样觉得,她的流言四起,老师终于坐不住,找她谈话。

    从办公室回来,顾言欲言又止,看着他眼底里闪烁的光辉,她想,也许,同学们说的是真的呢。

    她的心又小鹿乱撞了起来,她怕被他看出来,连忙拿着题海战术做掩护。

    她很期待。

    期待着有一天他的告白

    (十三)

    冉然没能等来他的告白,老师便把他俩分开了,他坐在离他很远的后面。

    他开始淡出她的视线。她只能在早操时,眼光似无意的扫到他的身影,可是,她再也没能迎来他的目光。

    偶尔碰到时,他也只是礼貌的微笑,只是那种微笑,再也没有曾经温度了。

    她也开始明白,那些暧昧不明的感情,最终只能堆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黑漆漆的结着一层又一层的灰,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她像以往一样在题海战术中沉沦着,直到有一天,她的成绩稳稳地回落到前三甲,方可喘息。

    这天,因为爸爸来接她,下晚自习时,便磨蹭了一会。路灯的两旁还是那些甜蜜的情侣们,她不敢瞎看,只能快速地穿过这条情侣盛出的小路。

    就在不经意间,她看到了他,他竟然和一个女孩拥吻,她看着他的身影,心中在震颤着,像是得到了感应,他突然回过头,与她的目光相撞。

    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夜色太浓厚,浓厚的像是一个梗,在她心中,化不开。

    那个女孩似乎不满他的分神,踮起脚尖,又深深地吻了上去。

    她听到她心中的无数盏灯,噼里啪啦的尽数熄灭。

    (十四)

    顾言逃课逃的更加频繁了,偶尔从同学口中听到他和他的女朋友如何如何,她也只是微微一笑。

    可是心中为什么会这么痛?为什么脑海里总会浮现那么多他的画面?

    他说:“同学你好,请多关照……”

    他说:“喏……这是这两节课的物理笔记,我都抄了下来……”

    他说:“是谁说给我买水的?怎么买到自己的肚子里了……”

    他说:“不够……”

    冉然觉得头痛,眼泪就这么不期然的掉了下来。那是她第一次因为他哭,也是最后一次。

    时光如白驹过隙,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他已经不太来上学了,偶然听到有人说他分手了,有人说他又找了新的女朋友,这一切,都和她无关,全当一个八卦来听。

    高三就这么静悄悄的走完了它全部的旅程,最后一科考完,出了考场,她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十五)

    考完的当天,班级组织活动,她本不想去,但被死党说服,死党说她太不融入集体,这个罪名可大了,她担不起,所以她去了。

    她不知道会遇到他,如果她知道,她宁愿担着一个不融入集体的罪名也不愿来参加这么一个貌合神离的聚会。

    吃饭的时候,她一个劲的吃,生怕自己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他的身旁。同学们开始敬酒,她也不是滴酒不沾,推脱了几次同学不依,便喝了起来。

    他的目光就这样毫无遮掩直直的撞向她,她发现自己再怎么躲避也无法躲避自己对他的感情,死党说的不错,这是肖想,是无果的肖想,他是谁,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对每个女孩都好,所以自己于他,不过是平常的再不能平常的其中一位而已。

    一想到这,便喝的更凶了。

    吃完饭毫无例外的转战KTV,大家都争先恐后的去点歌,弄到最后,竟然他俩坐到了一起,谁也没说话,明明那样热闹,冉然却觉得寂寞无比。

    同学推嚷着他俩点歌,有人还起哄道:“合唱……合唱……”

    冉然只好瞅着顾言,面面相觑。

    (十六)

    有人唱到时光倒流二十年

    遗憾我当时年纪不可拥抱你欣赏/童年便相识/余下日子多闪几倍光/谁让我倒流时光一起亲身跟你去分享……

    一字一句,句句痛心,也许是酒精作祟,冉然觉得头疼不已。

    偏偏同学们玩心大起,叫嚣着让合唱,顾言看她难受的样子,对着他们说:“我来唱吧,你们让她缓缓……”

    不知谁点的,我可能不会喜欢你。

    冉然头更疼了。音乐响起,他的声音那么动听,可为什么她却听得想要流泪

    我想我应该应该不会爱你/为了要努力努力的不爱你/所以我让自己那么喜欢你/这样你就不忍心和我分离……

    冉然终于忍不住,借口出去,一出去,眼泪就啪嗒啪嗒的落个不停。晚风有些清冷,吹干了她的泪,也吹散了她的胡思乱想。

    怔忡间,她感觉有个东西披在了她身上,原来是他的衣服。

    他就默默的坐在她身旁,不说话,只是那么坐在身旁。

    冉然觉得这样挺白痴的,便把他的衣服还给他,站起来准备走,还没走,便被拉住。

    她不知他要干什么,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便放开了手,跟着她走了进去。唱歌太无聊,冉然看看手机,跟同学们打声招呼便准备回家,刚出门,便发现他跟在她身后。

    “你干嘛跟着我?”

    “太晚了,我送你回家……”

    “谢谢你的好意,不用。”

    她走在前面,而他就默默的跟在后面,全程都没有一句话,终于到了楼下,她突然转身,差点与他撞个正着。

    她看着他的眼睛,朦胧的夜色却遮不住里面的暗潮涌动,她踮起脚尖,闭上眼,吻了上去。

    他的唇温热,似乎没料到她这么彪悍的行径,呆了好久。她的唇冰凉,她的睫毛微颤,似乎宣告着她的紧张。

    他终是难耐的拥着她,小心翼翼的吻着,仿佛她是他最珍贵的琉璃娃娃…

    (十七)

    冉然这辈子最后悔的,大概是趁着酒意吻了他。

    后来,她们要估分报志愿,在学校里见过一次,看见他和另外一个女生拉拉扯扯,那个女孩竟然就是那次比赛送水的那个。

    冉然终于明白,她之于他,永远是不可能。

    再后来,那个有他的**她再也没上过,就这样他们断了所有的联系,她考入了曾经最想去的大学

    一切似乎都如愿以偿,除了他。

    报道前夕,她收到了一封明信片,署名和地址都不详,唯一写着的,是四个大字——沉默的爱。

    明信片上的向日葵开的那么灿烂,可是却开不到她的心里……

    (十八)

    五年后,冉然进入了现在的公司,部门经理是一个中年妇女,公私不明的让人受不了。

    这几年,同学们也聚过,只是她再也没去,每年的生日,她的邮箱里都会静悄悄的躺着一枚明信片,毫无例外的,都是向日葵。

    今天又是她的生日,她却没有收到。

    马上下班了,经理竟然又要开会,她气的只想骂娘,好不容易挨到会议结束,快递公司的短信却提示她取快递。

    回到家,她把快递拆开,竟然是一本书,她还来不及思考,迎目而来的是满版面的向日葵,开得正灿烂,一直绵延到很远很远的天边,似乎永无止境,明黄黄的颜色的竟晃痛了她的眼。

    翻开书,扉页赫然写着,致我心中的向日葵。

    她终是明了。

    第二天,她递上辞职信,收拾好行囊,踏上了她早就想踏上的旅程。

    她终于来到那片曾经向往的土地,那一片一片金黄的向日葵,漫无天际,在阳光的照耀下,开得正灿烂……

    【完】
顶一下(34 写日记 1320631 2358
最近访客

 

 

留住已经逝去的峥嵘岁月 记住曾经绽现的万种风情 在记忆即将淡漠的时候 来把这些重新回味

Copyright (C) 2008-2014 www.jue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40838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908号

绝想网友交流QQ群318103019 客服QQ 101716056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148464312 邮箱 1017160561@qq.com